<progress id="x3tlf"><menuitem id="x3tlf"><dl id="x3tlf"></dl></menuitem></progress>
<ins id="x3tlf"></ins><ins id="x3tlf"><noframes id="x3tlf"><ins id="x3tlf"></ins>
<ins id="x3tlf"></ins>
<ins id="x3tlf"></ins>
<cite id="x3tlf"><noframes id="x3tlf">
<ins id="x3tlf"></ins>

聯系方式

公司: 鎮江朝陽機電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人: 朱經理

手機: 13305287188

電話: 0511-88535855

傳真: 0511-88536688

郵箱: cp@zjhhdz.com

網址: www.cn-zyjd.cn

地址: 揚中市油坊鎮開發區688號




電梯人揭露行業黑幕,直擊電梯真相!

發布日期:2017-09-18 來源:www.cn-zyjd.cn

近年來電梯事故頻發,廠家、質監、維保、物業等各執一詞,給公眾留下無數問與痛。隨著城市電梯保有量迅速擴容,人手嚴重緊缺,2名維保工負責100臺電梯,是當前業內平均水平!
很多電梯人憑著對行業的熱愛,帶著一份深深的心寒與擔憂,道一道電梯行業的真相。

電梯與汽車一樣,后期維修保養非常重要,沒有保養的車子能開嗎?一樣沒有保養的電梯能安全嗎?目前電梯維修保養市場混亂不堪,牛鬼蛇神一堆,技術人員良莠不齊,專業保養人員缺口大。
今天主要講三方面: ,電梯維修保市場惡性競爭嚴重,導致維保價格低,服務不到位。物業單位壓價,電梯維修保養公司為爭取業務,打價格戰,壓低維保價格。比如,正常一臺是在四五百左右,而一些小公司,或者是游擊隊150臺也接,有的私人掛靠公司維保的100元/臺都在接,而《特種設備安全法》有要求一臺電梯每隔15天保養一次,每次去一個人路費加人工費,要多少錢?一個月兩次,成本都不夠,如何談保養到位?
第二、電梯維修保養人員數量跟不上電梯增長的速度,專業人員缺口大。一方面,電梯維修保養從業人員雖是專業的技術人員,但工作辛苦,待遇低,跟民工一樣,社會地位低,得不到人們尊重,經常餓著肚子修完電梯爬出底坑還要被業主罵“什么垃圾電梯,天天壞,之類的,有的甚至被業主打,把電梯問題火氣都撒到維保人員身上。因此現在年輕人基本上不愛干電梯,電梯維修保養人員流動性大,干兩年剛學會又不想干了,這樣惡性循環,電梯維保一直都是新手。新手能做好電梯保養嗎?
第三、電梯維修保養人員難找,缺口大,導致很多公司一個維修保養人員手上要維保一百臺電梯,數量這么多,如何談得上保養,就是忙著急修,都來不及, 因此,很多電梯是沒有保養得,有故障的時候才會修理下,就像汽車一樣,不出故障,不會去汽修廠。電梯脫離保養,還能安全的運行嗎?

相對于標準、品牌,許多電梯公司更強調市場占有率。這根指揮棒,導致各種價格競爭,為此廠商千方百計壓低成本”。
很多電梯安裝現場,大量新梯備品,每一件都被妥善包裝,均配有檢驗證書,但質量參差不齊。有些廠家為省材料,不銹鋼門板厚度從1.2毫米縮減至0.8毫米;大公司所生產的自動扶梯蓋板,往往下面以鋼板覆蓋,上面鋪設鋁合金板,既起到美觀與防滑作用,同時也為防止乘客掉入增加一道安全屏障。然而部分電梯公司為考慮成本,索性去掉下面的鋼板,只剩一層鋁合金板,“但你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設計,驗收還是通過了”。
電梯即便質量過關,在正式上崗后,能否維持正常運行,保養維修也是很重要因素。電梯行業內一直流傳著“三分靠產品,七分靠維護”的說法。然而這個簡單易懂的道理,卻成了電梯一旦發生故障后爭執推諉不休的根源。就好比,一輛小轎車剎車失靈出了車禍,你究竟該譴責廠家產品質量低劣,還是怪剎車片該到保養時未能及時檢查更換?貌似各家有理,難有定論,切中的是行業中生產與維保相分離之痛。
據了解,品牌電梯多“愛惜羽毛”,當然也并不排除電梯公司想在后續的維保服務中賺錢,但目前一個普遍事實是,“電梯公司要對自己生產的電梯進行后續維保,常常是一廂情愿”。一般而言,根據與甲方(業主方)訂立的銷售合同,電梯生產廠商作為乙方,會為甲方提供1至3年不等的免費修理期。待免費修理期一過,不少甲方會將電梯公司趕走,讓其它維保公司進場,“而甲方之所以有如此動力,很大程度上來自于可從中獲得比例不小的回扣”。

其實電梯人的技術含量頗高,他們的境遇似乎并不如意。
他們的工作環境卻相對惡劣。樓頂機房、井道、底坑,是電梯維保工3個必去之處。尤其井道,除了小小一盞照明燈,狹窄幽暗的井道幾無光源,一根筆直的鋼纜延伸至樓頂,往下,仿佛無底深淵。冬夏的井道,如同煉獄。夏季自不用說,又熱又悶,一層層樓面檢查下來,整個人會被汗水浸餿;冬天則出奇冷,卻不敢多穿衣,否則妨礙操作。就是這樣一個群體,終年不關手機,隨時待命,白天疲于奔波,半夜又經常緊急出動。
按照國家《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規定,電梯應當至少每15日進行一次清潔、潤滑、調整和檢查。這對電梯維保工而言已然“夠嗆”。隨著近年來城市電梯保有量迅速擴容,維保行業人手嚴重緊缺,2名維保工負責100臺電梯,這是當前業內平均水平。以每月工作25天計,維保工每天要完成檢查的電梯都在4臺以上。但業內人都知道,一棟20層的樓房,即便僅僅是常規檢查,也至少需要2—3小時,勞動強度可想而知。
而這些規定動作又時常要被各種急修任務打亂。根據相關規定,維保工接到報修電話后必須30分鐘內到場,而且對方在電話中的描述常常往大處說,動輒就是“關人”啦!結果十萬火急趕到現場,不過是一把鑰匙、一張醫保卡掉電梯底坑了。兩頭奔波,超負荷運轉,勢必影響正常檢修保養,不免有時“走過場”。
更心寒的是人們對電梯維保工態度的改變。筆者記得,剛入行時,去修電梯,對方客氣相陪,送來飲料,也常會收到表揚信。可而今,因路上堵車遲到了要被人數落,或被劈頭蓋腦來一句:“你們什么電梯啊?質量這么差!”
“一個電梯維保工,兩部手機,三餐不定,只為四季維保,拼得五臟俱損,六神無主,仍然七點起床,八點上崗,晚上九點不返,十分辛苦!
十年寒窗,救人無數,八面玲瓏,忙得七竅流血,換得六神不寧,五體欠安,仍然四處奔波,三更不眠,只為兩個銅板,一生拼搏!”
民眾對電梯人變化了的情緒、一例例同行的悲劇,加上市場競爭格局下多年未加的慘淡薪酬,正一點一點,抽去電梯人對行業的熱愛。越來越多人選擇離開,這對一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對維持電梯安全運行,又將意味著什么呢?

激烈的市場環境下,品牌電梯公司時常要直面“馬路公司”的惡性競爭。那些沒有維保資質、人員流動性強、簡單培訓即倉促上崗的所謂維保公司,往往靠借用“抬頭”來開具正規發票,其機動靈活的“優勢”討一些業主方歡喜。“游戲規則”是這樣的——名義上, 一臺電梯每月維保費是1000元,至少,發票是這樣開具的,但實際上,“馬路公司”所得不過400元,其余600元返還給了業主物業;另一種玩法則是惡意殺價甚至成本倒掛。正常行情,一臺電梯半保費用每月在400元左右,但部分“馬路公司”連80元都肯做。盡管如此低價,仍有生財之道,尤其表現為“馬路公司”三天兩頭提出電梯零件已壞需更換,但“虛高”零件費背后,存在維保工與業主物業間的約定分成,以此實現“雙贏”。
“馬路公司”數量龐大。以某大城市為例,根據公開數據,具備電梯安裝維修上崗證的正規軍,僅5000余人。而行業中的雜牌軍數量,是正規軍的數倍乃至十幾倍。“他們流動性非常強,一名老板,手下通常帶著20多號人,而人員一年進進出出倒有一二百號人。幾天培訓,倉促上崗,不懂技術,糊弄著干。”可是,電梯維保的另一頭系著生命,豈容毫厘之失?譬如電梯抱閘。抱閘本是電梯轎廂處于靜止且馬達處于失電狀況下防止電梯再移動的機電裝置,但它一旦沾油,便“抱”不住,后果很嚴重——如果乘客從外部走入電梯時出現打滑,就可能發生“剪切”事故,即人的身體一半在轎廂里,一半被擠壓在電梯門外。電梯“溜車”,原因之一是機組齒輪箱齒輪油長期不更換導致密度變小而漏油,在電梯運轉中通過軸封甩到抱閘鐵芯上,致使抱閘片起不到抱閘作用,“但抱閘是否沾油,只有維保工知道,這是個良心活”。
而這些隱患,乘客無從知曉,雜牌軍又未必懂,一旦闖禍,往往一走了之,“想要他們擔責并賠償?很難。惡性競爭催生出80元‘奇葩’價,你還能指望對方負責?”

[newsnext]
3438鉄算盘资料管家婆